主页 > Q生活君 >医纠法朝野协商版争议:强收保护费、拿钱不办事,还要扯医疗人员 >

医纠法朝野协商版争议:强收保护费、拿钱不办事,还要扯医疗人员


2020-06-19

以下是我对医纠法分享的一点个人见解。

首先还是要把法条全文拿出来,如果去google医纠法,大概会有好几个版本的条文,以下这个连结是目前待审理的朝野协商版 ,也就是最新的版本。

《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》草案全文(103年5月29日立法院朝野党政保留条文尚待协商版)from R.O.C.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

医纠法,全名为《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》,主要精神源自于北欧与纽西兰等国的医疗事件补偿制度,其中心思想为「不究责」 (the No-fault scheme),意即让在医疗相关行为当中受到伤害(注一)的病人与家属,在不用去追究医疗人员(医师/ 护理师/ 药师/ etc)的个别责任下,把整个医疗伤害的发生,当作整体风险的一部分,就由一笔公基金当中获得补偿  类似意外险的概念。

这个制度的好处在于:

    较传统民事侵权诉讼(tort)迅速许多,可以立即给予经济上的帮助 民事诉讼必须确立侵权之因果关係方能获得理赔,但补偿制度并不一定需要有谁犯了错才能获得补偿,简单的说就是更多病患与家属能够受惠得到补偿。 在多数施行补偿制度的国家,补偿制度包含的不只金钱上的补偿  还包括后续复健医疗的资助。 不用直接和医疗人员面对面进行诉讼,缓和医病关係 医疗人员在不追究个别责任的情况下,较无后顾之忧,比较不会有防御性医疗这种浪费的行为出现。 同上,不会被追究个别责任,医疗人员比较能客观的审视自己的错误以及能改善的空间,而非下意识的防御与解释自己的行为,相关单位也较能得到开公布诚的资料来加以分析研究,长期来讲对医疗品质的进步会有很大的帮助。

大致看来,这是非常双赢的一个制度,那为什幺现在看起来,是医界死命的反对?

争议一:钱从哪里来?

第一个争议点,大家应该都猜的到就是钱,这幺一大笔基金 ,钱到底要从哪里来?

我们来看草案的条文是怎幺写的:

看到了吗? 政府最多只打算出到30%,那第一款的医疗人员要出多少?

我们看看卫福部官网懒人包怎幺说:

医纠法朝野协商版争议:强收保护费、拿钱不办事,还要扯医疗人员

「以上是目前的草案版本,而卫福部的立场则是希望:除政府预算的30%有明订入法外,〔医界分担金〕、〔菸捐/捐赠/孳息及其他〕亦应明订为30%、40%。」

也就是医疗人员(简称医界)要出到30%。

乍看之下好像不无道理,就大家各自分担嘛,但是,让我再提一次,整个补偿机制的中心思想,就是不追究医疗人员的个别责任,意即把整个医疗伤害的发生,当作风险的一部分  然后让基金去补偿个人所受的伤害。

如果是以此思想出发,那怎幺还会让个别医疗人员出钱?不是应该全民一起负担这个风险吗?

况且,会有补偿制度的出现,就是因为医疗的不确定性与难以归因性,没有办法归到我头上的事,阿你叫我要出钱来赔,这根本不合逻辑。

让我们看看其他有医疗赔偿制度的国家是怎幺算钱的:

纽西兰:全数由全国税收支付。(注二) 瑞典:90%由公医制度之主管机关负责(税金),10%由私人医疗保险服务公司支付(注三)。 芬兰:全数由医疗院所支付。 丹麦:全数由政府支付。 挪威:由医院与医疗主管机关分摊。

看到了吗?这些医疗补偿的先行者国家,没有一个是要医疗人员个别缴纳金额来负担基金的,卫福部这个草案,讲明了就是要来向我们要保护费。

好,要保护费我就认了,如果真的有办法保护我们,甚幺30%、50%我也摸摸鼻子认了,钱少赚点,换一个不用每天担心受怕要被告,我相信很多人会觉得值得。

争议二:稳赚不赔,民众当然继续告下去

但这个法案真的能保护我们吗?真的能达到止讼的目的吗?

我们再回头来看看法条 :第三十九条与第四十条。

医纠法朝野协商版争议:强收保护费、拿钱不办事,还要扯医疗人员

医纠法朝野协商版争议:强收保护费、拿钱不办事,还要扯医疗人员

看到了吗?第三十九条的确有写,补偿过了,要告的话就要还钱。

但真正的魔鬼是第四十条:如果你补偿过了又要告,而且又告赢了,你是可以不用还钱 ,然后再多拿民/刑事的赔偿的啊。

然后政府还可以再就补偿金向被告的医事人员追讨….(当然,卫福部懒人包只提了三十九条 ,四十条条就当作没看到。)

简单的说,有医疗事故,我就可以先申请补偿,但如果我如果还是不爽 ,我还是可以告医师(或其他医事人员),反正大不了我的补偿金被追回 ,我也没损失,但告赢了我可以拿更多,如果你是病患/家属 ,你告不告?

根本稳赚不赔,当然继续告下去!

那我们再回头看看,其他国家的制度怎幺样:

纽西兰:除非可以证明医师(或其他医事人员)是恶意伤害,否则无法再提出告诉。 瑞典:可以提告,但一但提告确立,就必须跳脱补偿机制,进入漫长的民/刑事诉讼流程。 芬兰:可以一边进行补偿一边提告,但补偿主管机关(PIC)会帮被告的医事人员辩护。 丹麦:可以向另一个独立的医事委员会申请究责性的鉴定。 挪威:可以提告,但需先向另一个独立的医事委员会申请究责性的鉴定。

和这几个补偿制度的先进国家比起来,我们的草案真的能止讼吗?我想我们绝对有理由怀疑….

争议三:把「医疗常规」入法

最后,撇开补偿制度,这个草案比较可怕的是在第七条,偷渡了「医疗常规」这四个字,要把这四个字白纸黑字写进法条里面(原本的医疗法是没有这四个字的)。

医纠法朝野协商版争议:强收保护费、拿钱不办事,还要扯医疗人员

这里可能会有法律人有不同的想法,但我个人认为,这四个字如果写进去了, 那幺以后医疗就等于是被法律掐住脖子了。

我知道卫福部懒人包有写,法律上对医疗常规有其见解和共识,但恕我直言一句,那是你们不懂医疗的人的见解。

在急重症的领域,是没有所谓医疗常规的,在实务上,我们常看到判决书上写了:根据OOOO年的XX临床指引,所以blah blah blah….(以下千字略)。

当然,个个医学会有都制定了很多的guideline,但只要是临床医师都知道  所有guideline都是参考用,guideline很有用,但尽信书不如无书。

很多时候医师的临床判断才是关键,尤其在急重症领域。

只要回头审视医师当时的判断与处置有符合逻辑,那幺任何的教科书,任何的临床指引,都没有权利说他做错了。

讲一个在外伤领域,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违反guideline的例子好了,外伤病人几乎都需要X光、电脑断层种种的检查,才能做出正确的诊断,然后正确的治疗病人。

但几乎每一本教科书、每一个guideline都告诉我们,外伤病人在生命徵象不稳定的时候,是不能离开急诊现场的急救室出去外面做检查的,因为如果血压不稳,还要出去做检查,病人一但病情恶化,你无法像在急救室一样迅速地处理,这样的情形,很可能对病人是有害的。

所以每本书都告诉我们,要在急救室里,先输血、灌水、升压剂,把病人血压弄好之后才能去做检查。

但在我的医院,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违反这个原则,为什幺?因为我们的急救室和电脑断层只有一墙之隔,我们的CT机器做起来又快,全身扫描只要5分钟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只要我们有把握的病人,或者真的很需要确立诊断的病人,为何要放在急救室浪费时间?

每多浪费一秒,就是在拖延病人获得确切治疗的时间,况且,这样的病人很多都不是你在急救室里输血输一输就救得回来的。

赶快确立诊断,该开刀的去开刀,该血管栓塞的去栓塞,才能真正帮助病人。

在急重症领域,我们做得比guideline还多还好的例子实在太多了,但如果医疗常规这四个字入法,按照目前的法律实务,按照所谓「临床指引」,那我们岂不是每天都在犯法?即便我们所做的事的确是在帮助病人?

再说,如果我们凡事都照着现有的guideline做,那怎幺会有新的医学研究出现?怎幺会有新的治疗出现?

所以说,跟我讲有医疗常规的人,我只有一句话:你根本不懂。

我们需要的,是「临床裁量权」的入法,在法律上明文规定这几个字,并赋予明确定义,这样才能让临床医师放手去做他该做的事。

总之朝野协商版的医纠法,就是个要来强收保护费,又拿钱不办事,然后还要扯你后腿的一个草案。

有办法写这幺烂也算你厉害!

注1:

在实施补偿制度的先进国家当中,所谓伤害泛指与医疗行为相关的伤害(Treatment-related injury),并不一定是某个人员过失所导致的。

例如 ,在北欧等国的认定,就是以最优化治疗 (optimal care), 比上可接受治疗 (acceptable care),也就是说今天病患已经接受可接受的治疗(医疗人员没有犯错),而有不良的后果,但是如果在完美的治疗情况下(救护车没塞车 、刀房有空档可以立刻接刀…等等天时地利人和都满足),这个不良后果可以避免,那就可以纳入补偿制度里面。

注2:

纽西兰的制度较为複杂,他们是把所有意外伤害都统合在一起,由国家的「意外补偿公司」(Accident Compensation Corporation, ACC),来统一做补偿,等于是一个公办的意外险,医疗事故仅是其中一块。

而整个ACC分为几个基金,分别是:

    工作事故基金 ─ 由全国所有受雇员负担,给付工作意外。 有所得基金 ─ 由所有有收入的人负担,给付有所得的人在非工作时所受到的意外伤害。 无所得基金 ─ 由全国税收负担,给付无所得的人的意外伤害。 交通事故基金 ─ 由牌照/燃料税负担,给付所有交通事故。 医疗事故基金 ─ 由有所得与无所得两个基金共同负担,给付医疗事故。
注3:

瑞典主要为公医制度,但还是有少数私人诊所,所以政府负担绝大多数的补偿金,私人医疗院所负担少部分。

参考资料:No-Fault Compensation Schemes for Medical Injury: A Review. Anne-Maree et al, Scottish Government Social Research 2010 How we’re funded: The five ACC accounts

(相关阅读:病人赖账,天天照顾他的医师还得赔钱道歉?医院里最不值钱的,竟是医护人员)

全文获作者授权转载,文章来源:作者脸书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推荐
2020-06-13
编按:每到夏天就想去海边,但是在下水消暑前,你知道「离岸流」是什幺吗?在新闻中,常常会看到玩水时被离
2020-06-13
8月16日,火箭前锋PJ Tucker在美国男篮训练的一段影片被公布出来。Tucker在防守训练中,
2020-06-13
编按: 请耐心看完题目叙述,再看影片。 想像你和另外九个陌生人被外星人抓到太空船上,外星人出了一道逻
2020-06-13
编按:猫咪的可爱模样总能收服「猫奴」们的心,但有时候牠们又像神祕的室友,让你摸不透他在想什幺。跟着T
2020-06-13
编按: 「该怎幺轻鬆打开密封的玻璃罐?」、「用吸管喝汽水时,怎样吸管才不会乱飘?」、「该怎幺剥大蒜才
2020-06-13
在刚落幕的 2017 春夏巴黎高级订製服系列(Haute Couture)秀场上,执掌 Maison
随机文章
2020-07-09
有益大脑的营养成分和食物种类 想要维持大脑的健康,最重要的就是均衡摄取各种营养。其中,有许多经研究
2020-07-09
生活在城市里,大家都要为生活而打併,无可避免地过着营营役役的刻板生活,有时难得有数天长假期,就会立刻
2020-07-09
梁咏琪是廿四孝妈咪,即使是唱歌或拍戏,都会以女儿作优先考虑。(摄影:孙华中)梁咏琪女儿Sofia才4
2020-07-09
每个人都有那幺一两个害怕的事物,有人怕蟑螂、有人不怕(超羡慕),有人有幽闭恐惧症、有人害怕水族馆..
2020-07-09
我们今天讨论教育问题,不能只关注在孩子身上,容我说一句可能会冒犯的话,我觉得,家长本身就得从观念先进
2020-07-09
现在许多人都把宠物当宝贝孩子一般疼爱,有时为了保暖或只是单纯打扮,也会帮毛孩穿上可爱的衣服,不过平常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宝格娱乐平台代理|传递百姓信息|领先的门户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包杀包赢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现金网申博体育